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

我有千万个想你的时候,却没有一个能见你的理由!

寒风瑟瑟中,心中突然有一丝丝的温暖和感动。苏云知道,一直都知道,他在寒风瑟瑟中等他。

苏云跟他的相识足足才一年多的时间。

苏云跟他算什么呢?

情人?恋人?亦或者朋友?

苏云有点糊涂,不过却知道是足足的十分在乎他。

苏云这样说过他,“傻。一个字形容你,就是傻。干嘛要在大冬天里冷着等我?不知道我九点半才下班吗?”

他这样回答过苏云,“恩。我知道啊。恩。知道。反正都没事做,顺便等你了。”

他总是能给苏云半分的快乐,半分的感动,半分的包容。

苏云总是能让他有些忧伤,有些生气,有些宽容。

下雨了,苏云却要到了下班的时间。没有伞,足足衬托出自己的孤单。这个时候,苏云握紧了自己的手机,等着。铃声响了,电话里熟悉的人声传来。

“下雨了。苏云。这雨还有点大。”

“恩。我知道,怎么办?我没伞,昨上班的时候被人顺走了。”

“我有两把伞。给你一把怎样?你等着,我来接你。”

“两把伞啊?给我一把?你确定?我看我还是买一把吧。”

“买什么啊。反正我那把伞是压箱底的。没关系。”

“那我等着么?就这里?算了。我还是走着吧。没关系。”

“我挂了先。等着。我来了。”

苏云没有听他的,等着。这样的天气里一直等着,会产生一种绝望的情绪。天依旧是灰蒙蒙的,雨滴是一颗比一颗大。右手覆上了左手,紧紧握着,跑进了雨里,跑在回家的路上。

铃声又一次响起。

“苏云,你在哪里?”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着急。

“我….我在十字路口这里。我正在回去的路上。”心里因为这天气的原因似乎有一种放弃的感觉。有点疲倦的样子。

“苏云,我就这十字路口的这边等着你。我等着。”

“恩。”心里似乎有点厌烦的感觉。等着。一直都是等。

看着十字路口,突地想起自己所做出的各种选择。苏云笑了,有点开始绝望的样子,都开始怀疑自己从一开始做的所有选择是否正确。有点悲戚的样子,嘴角微微上扬,讽刺自己。脑海中不断闪现出各种灰暗的记忆,就如同这阴暗的天空一样,死气沉沉,毫无希望的样子。突地想起自己最狼狈的样子,躲在厕所低声哭泣的样子。心,开始刺痛起来。

“苏云。你怎么了?怎么还没到?”

“我…不用再等我了。我找不到你。不想再找了。你回吧。我也回吧。就这样。挂了。”

“苏云。你….”

苏云不想再多说一个字,挂了他的电话。虽然知道他是好意,但是心中的悲戚和凄凉是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的。想静一静,一个人。对不起了。突地放缓了步子,何必如此着急回去。就这样慢慢淋着雨回去一次又有何不可?在马路上萎缩着自己的身子,蜷着一团,想停一停,待会再走。回到了租赁的小屋,自己的温度,冷冷的。用被子裹紧了自己,暖了起来。心也开始明朗起来。苏云突地担心起他来。他怎样了?只顾着自己了。

苏云拨出了号码。电话的另一头传来,“喂。苏云?”

“恩。你回了么?吃饭了?”

“我回了。还没吃饭。”

“对不起..”

“苏云,你知道吗?我有点难过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只顾着自己凄凉了。”

“那么我呢?我也很凄凉。我拿着两把伞在那个十字路口傻傻的等着你,还站在显眼的地方。”

“我….我找过你。真的找过了…..只是没找到。”

“那你又知不知道,我怕你等得着急。冲出了屋子,伞也没打,外套也没带上,一路飞奔过来,结果就那么傻的得到你冷淡的回应。苏云,你说。我这是怎么了?我对你….这种感情….我开始不能把握了。”

“….我…..若是一直这样….你介意么?”

“算了。苏云。别理我。我不会介意的。我知道。苏云,我…就这样吧。”

话不投机,也便是这样了吧。有何话语可言?

从最初的卷发到现在的直发,苏云一点一点的看着自己的变化。

只给了他一种感觉:枯萎了。

一种逐渐声嘶力竭或者心力交瘁的枯萎,却还在绽放着最后的一点光芒。

苏云记得自个说过:若你我的故事就这么而已,那我就从这里开始。又突地记起四个字:尘埃落定。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

疫情过后,请远离这三种人,不管你是谁

疫情过后,请远离这三种人,不管你是谁

人心是真是假,患难就能知晓,越是艰难的时候,越暴露人品。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,一个人只有经历了一次人生的磨难,才能真正的看...

经典语录:人生哪有那么多痛苦,无非是你不放过自己

一、没事就想想如何致富吧,别总在感情的世界里伤春悲秋,捏在手心的钱永远要比那抓不住的心踏实。 二、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一...

人生有三种选择:放下,忘记和珍惜

  在这个世上,每个人无论处在怎样的年龄,身在怎样的境遇,有着怎样的经历,都会面对许多麻烦和困难。 其实大多数...
别忽略了父母的年龄

别忽略了父母的年龄

前些天,帮朋友的母亲写一份申请,其中需要介绍老人的出生年月,于是我打电话问朋友,你母亲是哪年出生的呀?朋友在电话那头略为...
最好的情绪,要留给最亲的人

最好的情绪,要留给最亲的人

从小,我爸妈就常常吵架。 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掀起轩然大波。 比如在吃饭这件事上,我爸很挑食,他口味重,嗜辣,水果也只喜欢...
返回顶部